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时间:2022-3-1 作者:admin

  2月26日,上市公司启迪环境(行情000826,诊股)第18次发布了延期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这家公司曾在2021年10月22日和2022年2月7日,两次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但至今为止公司仍未能就相关问题做出说明,这是怎么回事?

  交易所问询迟迟不予回复 启迪环境被质疑“财务大洗澡”

  上市公司启迪环境主要从事环卫服务和固体废物处理,记者走访了启迪环境的注册地址和办公地址,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绿萝路77号。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这处地址门外并没有任何与启迪环境相关的标识,园区内绿荫遮蔽,有几间厂房和写字楼,还有一处沉淀池,附近的居民告诉记者这里是一处自来水公司。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启迪控股官网显示,2019年12月27日,启迪环境宜昌总部大楼项目正式开工,总建筑面积接近4万平方米,总投资超过5亿元。2021年1月,宜昌市政府官网也曾发布一篇来自三峡日报的采访文章,介绍称启迪环境总部项目的基坑已经挖到了5.5米深,预计到2023年竣工,但记者走访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在湖北省宜昌市的沿江大道,记者身旁的这一处建筑工地就是启迪环境宜昌总部大楼项目,可以看到外围是用差不多五米高的围墙遮挡,工地的两个进出口也都是大门紧闭,从开工到现在,两年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但现场并没有任何施工的迹象。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从航拍画面来看,项目现场仅有一台挖掘机在作业,四周已经长出了杂草,基坑开挖工作毫无进展,工程建设近乎停滞。记者注意到,启迪环境最近一次收到关注函是因为一份巨亏的业绩预告。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启迪环境预计,2021年的净利润亏损将达到38亿元至48亿元。如此高额的业绩亏损迅速引发关注,但面对交易所的问询,公司的回复却一拖再拖。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王欣:这种情况下,可能会引起两个方面的后果。一方面,交易所可能会对启迪环境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另一方面,证监会或其派出机构可能会对启迪环境进行立案调查。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启迪环境第一次收到问询函了,2021年7月,启迪环境突击计提22亿元资产减值损失,但相关项目的真实性遭到质疑,交易所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业绩大洗澡”的情形,但一直没有等到公司的正面回应。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徐荣:多次询问之后,超过5个月以上,这么长的时间还不予回复,它实际上不具有合理性了。那么,就可以去推测它是否存在故意隐瞒,或者去做其它虚假陈述的安排。

  大额计提有蹊跷 启迪环境多处项目存疑

  启迪环境对交易所的问询迟迟不予回复,总部大楼建设也未如期开展,公司此前备受质疑的大额计提又是怎么回事?不少在建工程项目的账面金额动辄数亿元,这些项目当前进度如何?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启迪环境在公告中表示,2015年9月,公司与天门市城管局签署《天门市生活垃圾发电项目特许经营权协议》并成立项目公司,而在2020年,天门市取消了公司的特许经营资格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2021年公司公告显示,天门项目净值达到1.6亿元,计提减值后预计可以收回1809万元。从相关环境影响报告书的内容来看,该项目选址位于天门市白茅湖棉花原种场。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天门市的白茅湖农场,位于天门城区的西南方向,距离城区大约有五六公里的距离。通过航拍查看方圆两三公里的范围发现,除了村庄以外,目之所及能够看到的只有鱼塘、农田还有远方的一处木板厂。此外,并没有任何与焚烧车间、混凝土浇筑有关的在建工程。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多位知情人士均表示,前几年听说过这里要建垃圾焚烧站,只是一开始有人来看过地址,平整场地,但由于附近居民反对,相关工程根本没有开始建,更不存在账面金额达到上亿元的可能

  湖北省天门市白茅湖农场附近村民那是垃圾发电厂,就是前几年的事,划了位置,最后没搞起来。

  湖北省天门市白茅湖农场附近村民:是我们亲自弄的,不让他们拖东西进来。没有建造,只是当时搞过提议。估计这边赔了一百多万元,那边赔了两百多万元。加起来四百多万元,不到五百万元。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除了天门项目之外,启迪环境还同时对另外11个项目都进行了计提,记者注意到,这些项目中账面净值规模最大,计提减值金额最高的项目位于湖南湘潭,目前已经计提了4.5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可回收金额依然超过3亿元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在湖南省湘潭市的九华经济开发区,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的位置信息,这一片荒地就是上市公司启迪环境在公告中提到的湖南湘潭固体废弃物综合处置中心工程项目。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这里已经长满了一人高的杂草,目前现场还留有四五栋烂尾楼的框架,其中最高的一栋大概有七八层的高度,楼上还依稀可以看到有一些工业相关的设备,总体上看,这里裸露在外的钢架结构目前的腐蚀情况都已经非常严重了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这片荒地的周围坐落着桑德集团和桑顿新能源公司的厂区,都是启迪环境的关联方企业。熟悉情况的湘潭市民和附近厂区员工告诉记者,起初这个垃圾焚烧站还没拿到许可就开工,但没建几个月就停工了。

  湖南省湘潭市九华经开区员工:这一块地都是桑顿的,这块卖掉了。那边也是桑顿的,要建垃圾焚烧发电厂,后来没建起来。

  湖南省湘潭市出租车司机:好几年了,最少五六年了。根本就没建,还要审批,居委会、老百姓(行情603883,诊股)知道之后,就不让建了。

  现金少 资产虚 负债高 细数启迪环境财报三大疑点

  

  △央视财经《正点财经》栏目视频

  从记者的调查可以看到,启迪环境的部分在建工程严重虚增,在此次计提之前,公司的财务报表难道没有任何漏洞吗?上百亿在建工程如何“瞒天过海”?是否涉嫌会计舞弊?记者梳理了启迪环境上市以来的各项财务数据。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从财报数据来看,启迪环境的净利润缺少现金流的支撑。启迪环境于1998年上市,2003年重组,自此之后,公司营业收入的复合增长率在24%左右。如果把2003年以来公司实现的所有税后净利润加起来,总额超过58亿元,但同期产生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则为-0.97亿元,业绩增长反映出来的是一场虚假繁荣。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长江商学院会计学教授 薛云奎:账面上有利润,口袋里面没有现金进来。没有现金支持的利润,就是说利润当中有泡沫,就不是很正常。因为正常的情形下,一家健康的公司,它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应该大过它的净利润。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没有了现金流的支持,报表上的利润又该从何体现?启迪环境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资产余额为424亿元,其中在建工程就高达127亿元,占比近30%,业内人士指出,公司在经营活动中产生的各项费用,本应列入经营性支出来抵减利润,但如果都算进在建工程,就很可能成为调节利润的蓄水池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上海某律师事务所税务合伙人汪蔚青:看上去投产的年限也不一样,审核的年限也不一样。同时在一个时期把它计提了,这个当中是不是存在着一些人为调节的原因。

  长江商学院会计学教授薛云奎:在建工程项目如果一直不竣工,它的余额会越累计越大,而且即使将来要办理竣工结算,结转也会转换为固定资产,公司现在的亏损就被掩盖了。

  被质疑“财务大洗澡”!超百亿工程上演“瞒天过海”?这家上市公司,18次拖延回复深交所问询→

  与2015年的高点相比,启迪环境的股价已经下跌超过85%,当前,公司正忙于推动与城发环境(行情000885,诊股)的换股吸收合并,股价在2月份出现回升的迹象,尽管如此,公司未来发展仍存在诸多隐患。从2021年三季报来看,公司账面还有54亿元的短期借款和56亿元的长期借款,而账面货币资金仅剩下不足12亿元

  上海某律师事务所税务合伙人汪蔚青:大概超过6成做环保的上市公司都是盈利的,但它又亏损了,而且亏的数字还不小。所以这种情况下它可能也要考虑到一个自救的问题,因为再亏下去的话,有可能它就要戴帽了。

  长江商学院会计学教授薛云奎:这种公司就是基本面存在问题,没有办法通过资本运作可以去解决和克服的,最多就是会推迟这个公司的爆雷。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