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携高管抛售50亿 石头科技的未来谈不上乐观?

时间:2022-3-7 作者:admin

  去小米化,等来了雷军的再“补刀”。

  作为小米供应链上的明星公司,石头科技(行情688169,诊股)上市后一度在科创板“呼风唤雨”。终在2021年6月达到近1500元的历史高价后开启持续下行,今年2月单月跌幅达到近30%,9个月内累计跌幅近六成。伴随股价退潮之际,也迎来了新的业绩报告。

  近日,石头科技(688169.SH)披露了2021年度业绩快报,2021年营收和盈利双增长,但增速已“不比当年”。且值得注意的是,石头科技还在2月25日发布了减持公告。公告显示,股东及董监高等合计拟减持不超10.75%公司股份,减持市值接近50亿元。这操作显然是存在着对于石头科技不一样的思考,而在减持队列中,亦有雷军的身影。

  在业绩增速下滑、股价大跌之际,石头科技又遭遇一众股东的集体减持,连董监高也不手软。利空消息叠加下,中小投资者在一边“瑟瑟发抖”。即便如此,仍有不少机构不停地为石头科技“摇旗呐喊”,给出了夸张的目标价,可就当下而言,又会有多少人选择“上车”呢?

  01

  成于“小米”,限于“小米”

  2月24日晚间,石头科技公告,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58.37亿元,同比增长28.84%;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4.02亿元,同比增长2.4%。

  2021年前三季度,石头科技的净利润为10.16亿元,同比增长为12.98%,可见四季度的增速有所下滑。进一步看,2020年石头科技营收45.3亿元,增长7.74%;归母净利润13.69亿元,增长74.92%。再往前几年,石头科技营收分别增长37.8%、172.7%和511.5%。

  对于此次业绩增速下降,石头科技表示,由于疫情等因素导致全球运力紧张,出现较多的集装箱滞港、船舶跳港、运输周期不畅等情况,对公司收入增速造成了一定负面影响。

  据《每日财报》了解,石头科技成立于2014年7月,是一家专注于家用智能清洁机器人(行情300024,诊股)及其他智能电器研发和生产的公司,拥有多条专利信息,2021年2月21日,石头科技正式登陆科创板。当时发行价格为271.12元,是科创板企业的最高发行价,上市当天石头科技一度涨幅超过98%。

  石头科技的代表产品是小米扫地机器人,旗下产品包括石头扫地机器人、米家扫地机器人、米家手持吸尘器、小瓦扫地机器人等。企查查APP显示,截至上市前,石头科技共有4次融资记录,其中雷军关联的小米集团、顺为资本分别参与了公司的天使轮和A轮融资。

  上市初,雷军控制的顺为资本和金米投资合计持有24.7%股权,是除了创始人昌珉之外的最大股东。截至2021年三季末,顺为资本和金米投资累计持股15.75%。

  就发展而言,可以说石头科技就是小米养大的公司。因为成立之初,石头科技凭借小米在品牌、渠道、供应链的全方位支持,迅速站稳脚跟。但是另一面,小米的帮扶最终变成了石头科技业绩增长的“金箍”。

  小米生态链产品质优价低的要求,也决定了小米对生态链企业的成本压缩到极致。对于生态链企业来说,做小米的生意,毛利天花板触手可及。

  02

  雷军的“抛弃”

  业绩发布次日的2月25日,石头科技再公告,股东天津金米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即:“金米”)等共8位股东拟合计减持公司不超过10.75%股份,经测算拟减持股份所对应的市值约为48.27亿元。这其中,金米持有石头科技约6.87%的股份,为第三大股东。

  雷军携高管抛售50亿 石头科技的未来谈不上乐观?

  图源:公告

  与此同时,此次石头科技的多位董监高也参与了减持计划,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万云鹏将减持不超过0.2%;财务总监王璇和董秘孙佳计划减持不超过0.001%的股份;石头科技的员工持股平台――石头时代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将减持不超过2.55%。

  上市公司股东一次性减持如此比例的股份,这在A股市场上还是较为少见的。公告次日,石头科技股价随即下跌近13%。截至发稿,其股价为613.31元,总市值409.73亿元。

  实际上,石头科技股价从神坛跌落开始,背后就一直都伴随着股东们的套现。比较值得一提的是,解禁期刚过时,石头科技的高管和小米等股东就已开启减持,彼时10名股东减持11.1%,涉及市值超70亿元。

  再如2021年二季度期间,金米减持石头科技133.33万股,套现金额16.5亿元。启明(QM27 Limited)则套现就超10亿元。还有高榕(Banyan Consulting Limited)、丁迪以及石头科技员工持股平台等大规模减持。天津石头时代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作为石头科技员工持股平台,在2021年3月~2021年7月23日期间,累计套现达17.4亿元。

  还有去年10月26日,石头科技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的大股东丁迪、Banyan Consulting Limited和QM27 Limited计划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3%。

  对于石头科技而言,借助小米才得以发展壮大,可如今雷军不断减持,也难免让外界猜测雷军或正在抛弃石头科技。

  03

  赛道中日渐“乏力”

  近年来,消费者对各种智能设备保持较强需求,在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技术驱动下,智能音箱、扫地机器人、智能门锁以及各种智能家电备受消费者青睐。

  截至目前,小米的扫地机器人代工企业共有5家,除石头科技外,还包括追觅、云米、银星智能和杉川科技。其中,追觅2019年才入局吸尘器领域,但第二年销售额就突破20亿。而石头科技则在此前率先选择了“去小米化”,其先后推出“石头”和“小瓦”等自有品牌的扫地机器人,与小米的米家扫地机器人正面竞争。

  对于自有品牌占比增加,最明显的好处是毛利率提升,但在毛利率增加的同时,“去小米化”也让石头科技的销售成本逐渐增加。《每日财报》发现,2021年前三季度,石头科技营销费用达5.13亿,在总营收中占比达到13.4%,比2020年同期增加了近40%。

  据奥维云网最新数据,石头扫地机器人线上市场零售份额已经超过小米,位居行业第三,其前面的既有老对手科沃斯(行情603486,诊股),还有新对手云鲸。

  行业第二的云鲸是2016年10月成立,首款产品在2019年的双11面世。不同于石头科技以代工厂起家,云鲸主打的是自有品牌,瞄准扫拖一体的市场。数据显示,2021年前11个月云鲸在扫地机器人线上市场零售份额已经达到19.8%,超过石头科技3.2个百分点。

  而科沃斯则是国内扫地机器人市场的龙头,2018年在上交所上市,最新市值在800亿元左右。2021年前11个月,科沃斯在扫地机器人线上市场零售份额高居首位,占比已达到47.6%,超过二、三名的总和。

  科沃斯1月底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21年度归母净利在20亿元左右,同比增速在210%以上;扣非后在18.5亿到19亿之间,同比增幅在250%左右。

  也或因国内扫地机器人市场的激烈竞争,石头科技才选择了出海战略,但受疫情影响,其表现不佳,所以才有了对于此次业绩增速下滑的相关解释。可见,就当下来说,一方面扶持自己的“小米系”逐渐淡出,另一方面去“小米化”带来的利润增幅非但没有保持,反而还加重的营销开支。于未来而言,其市值怕难再“重回当年”。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