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定期股票套现8000多万!腾信股份原董事长高鹏内幕交易被判5年半,公司连续亏损董事公开质疑!

时间:2022-1-4 作者:admin

  金融界1月3日消息 日前,北京法院公布的一则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人原腾信股份(行情300392,诊股)董事长高鹏因涉嫌犯内幕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千七百万元。而此案的另一关键人员,高鹏的好友及合伙人陈涛因犯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而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腾信股份近年来亦问题缠身,不但合规问题屡遭监管部门点名,业绩水平也连年下滑,扣非净利润已连续两年呈亏损状态。

  内幕交易 离婚抛股

  根据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高鹏利用担任北京腾信创新网络营销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信股份”)实际负责人、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以公司的名义与殷某签订《北京市房屋买卖合同》以及《补充协议》,涉嫌左手倒右手。先是于2016年8月29日支付1.653亿元的放款,7天后,又转回2030万元,并且在收到殷某发出的《是否继续履约的通知书》后仍然未履行付款义务,致使腾信股份损失购房定金3500万元。

  被告人高鹏买房是假,平账是真。根据证人证词,由于腾信股份在投资车风网项目中违规使用了股民募集资金账户中的资金,造成了3500万的资金缺口。为了应付审计,高鹏以公司的名义与殷某签订了购房协议,于是,腾信股份于2015年12月给殷某3500万元,之后,殷某又通过腾信股份的一家体外公司,将3500万元转到腾信股份。

  2016年,考虑到2015年可能造成的一亿多损失,以及出于房屋增值的考虑,高鹏决定购买殷某的房产,但其购买前并未调查,也未告知董事会殷某的房产没有房本也未付清房款。又因为腾信股份资金紧张,无力购买,遂决定以殷某的房产做抵押,向北京市文化科技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贷款8500万元,但殷某需退回2030万元供腾信股份使用。然而,双方协商并未达成一致,腾信股份购房失败。最终,该公司不但没有拿到房子,也没有收到钱,甚至还面临违约金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凭证显示的是支付1.6亿元,但实际付款为1.45亿元,抽出的2030万元是高鹏出于平账的目的。因被告人高鹏并没有通过购房掏空腾信股份的主观意愿,且损失定金与高鹏通过董事会购买涉案房产缺乏刑法上的因果,遂法院未定其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罪名。

  但其内幕交易罪是确有其事。2016年5月至10月,被告人高鹏利用腾信股份董事长的职务便利,获悉该公司及其原董事长徐某涉嫌单位行贿罪被司法机关调查。于是,在内幕敏感期内,将其名下解禁的腾信股份限售股卖出112.98万股,后又将338.95万股高管锁定股通过中登公司员工办理了非交易过户,转至他人名下后卖出,累计卖出451.93万股,成交金额共计1.08亿元。

  根据此案的另一被告人陈涛的供述,高鹏的股票尚在承诺期内,不得出售,但得知前董事长被调查后,他急于抛股套现,遂决定离婚,企图通过财产公证的方式将自己名下的股票转给前妻,但因股票数额巨大,判决周期长,于是另寻他路。最终,高鹏通过非交易过户的方式成功转让股权,赚了8000多万元。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被告人高鹏犯内幕交易罪,不但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还被处罚金一千七百万元。此外,对于其违法所得的2.63万元予以没收。

  此案的另一被告人陈涛,是上海数研国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数研国泰”)的法定代表人、上海数研国泰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执行事务合伙人委派代表。

  根据判决书,2016年至2017年间,被告人陈涛利用职务之便,以对外投资的名义将1000万元转入个人账户。其中,600万元用于购买私募基金,200万元则存入了自己的股票账号,由司机代其炒股。

  不但如此,他还多次挪用资金,先后两次挪用的资金共计300万元。

  最终,被告人陈涛因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因犯挪用资金罪被判处一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遂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此外,法院还责令被告人陈涛退赔上海数研国泰股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及数研国泰各两百万元。

  违规问题频发 利润连续亏损

  天眼查信息显示,作为最早一家涉足互联网营销领域的企业之一,腾信股份曾获得二级市场的大力追捧,9个月内,440.4元复权价相较其26.1元的发行价上涨了15倍以上,一度被冠上“妖股”的头衔。然而,时过境迁,经历了股灾的洗礼及前董事长徐某行贿案之后,腾信股份又接连遭监管部门问询,业绩也迅速下滑。

  2021年10月27日,在第四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审议的过程中,3位董事对《关于公司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的议案》投出弃权票。董事吴智烽表示,无法判断公司是否依然存在违规担保的情形或其他内控制度缺陷的问题;董事党国峻、张少华则直言,营业收入同比下降98.09%至570.7万元,而预付账款却同比上升 289.30%至5.45亿元,缺乏合理性,张少华正是负责三季报的主管会计。

  三位董事的行为引起了深圳交易所的注意,11月11日,腾信股份就收到了交易所下发的问询函,但其决定延期至11月25日回复,但迄今为止,公司尚未对此事进行回复。

  除此之外,时隔两年的调查也有了结果。2019年,腾信股份收到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原因为“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2021年12月29日,腾信股份发布的《关于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告》显示,腾信股份全资子公司腾信创新(青岛)数字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数字”)曾在2019年为朗阁(天津)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朗阁商贸”)申请银行承兑汇票提供质押担保,担保金额为1.08亿元,占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 4.90亿元的22.06%。截至2020年4月30日,腾信股份未披露前述对外担保事项。

  依据《证券法》,腾信股份被给予警告并处以200万元罚款;徐炜被处以300万元罚款;史实被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徐卓慧被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

  合规问题备受考验的同时,腾信股份盈利水平也呈持续下滑趋势。根据2021年三季报,该公司营业收入为2.87亿元,同比下滑68.04%;扣非净利润为-0.50亿元,同比下滑933.63%。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该公司的扣非净利润已经出现亏损状态,为-1.09亿元,同比下滑659.01%,近6年仅2019年实现了微薄盈利。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