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新环保IPO:1/4收入来自补贴 产能利用率下降还要募资扩产

时间:2022-2-11 作者:admin

  《电鳗快报》文 / 李炳瑶

  2021年11月18日,华新绿源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新环保)在创业板成功上会。2022年1月17日,该公司已提交注册。招股书显示,华新环保的主营业务为固体废物的资源化利用和处理处置,主要包括电子废弃物拆解、报废机动车拆解、废旧电子设备回收再利用和危险废物处置等。

  在阅读该公司提供的上市资料时,《电鳗快报》注意到,报告期内,华新环保的产能利用率并不高,而且报废机动车拆解产能利用率呈下滑趋势,从2018年的73.37%下滑至2021年上半年的34.71%。该公司的募集资金中有2500万元将用于“冰箱线物理拆解、分类收集改扩建”项目。

  另外,华新环保接近四分之一的营业收来自补贴,随着国家大幅下调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补贴标准,该公司未来的业绩面临下降的风险。

  报告期内,华新环保向个人供应商采购金额占比为95.37%-98.57%,前五大供应商全部为个人,且存在未取得个人供应商采购发票、自开发票、报销税金等情况,该公司与个人供应商的复杂关系令人质疑。

  产能不饱和却仍要募资

  华新环保在招股书中表示,此次IPO募集资金按照投资项目轻重缓急顺序投入,但被公司称为“最重要和紧急”的“冰箱线物理拆解、分类收集改扩建”项目原有的产能利用率并不高。

  招股书显示,冰箱线物理拆解、分类收集改扩建项目属于电子废弃物拆解业务,后者一直是华新环保的主要收入来源。2018年至2021年6月,电子废弃物拆解业务占公司总营收的一半以上,然而同时期内该业务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50.91%、58.87%、63.33%和70.25%。此外,报废机动车拆解产能利用率呈下滑趋势,由2018年的73.37%下滑至2021年上半年的34.71%,下滑了近一半。

  虽然电子废弃物拆解业务的产能利用率呈逐年上升态势,但深交所依然要求华新环保说明在拆解业务补贴标准下调对此次募集资金对应建设项目可能产生的不利影响,是否存在产能过剩或资产大幅减值风险。

  华新环保在回复中称,募投项目是对公司原有拆解线的升级,没有提升处理能力,而是提高了拆解线的拆解效率,进而提升废旧冰箱的拆解量,不存在产能过剩的情况。升级后,预计拆解能力可由现有60台/小时大幅提高至100台/小时,实现年处理量30万台。

  虽然华新环保想通过募资来扩充产能、补充流动资金,2018年至2021年6月,华新环保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3.43%、22.74%、21.12%和18.90%,报告期内公司资产负债率不但呈现下滑趋势,而且均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

  营收过于倚重补贴

  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华新环保分别实现营收42,198.83万元、56,950.83万元、56,950.83万元和40,043.38万元,净利润分别为5717.43万元、8578.69万元、13,195.03万元和8479.39万元,均处于整体上升趋势。

  但值得注意的是,基金补贴对华新环保的业绩的积极作用。所谓基金补贴,是基于《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规定,环保部按照废旧家电处理企业实际完成拆解处理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数量给予定额补贴。

  报告期内,华新环保获得的基金补贴分别为10,489.95万元、13,668.87万元、14,851.90万元和6761.72万元,分别占总营收的25.10%、23.90%、26.56%和16.99%。除去2021年,近3年华新环保主营业务中超1/4的收入来自基金补贴。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基金补贴有效支撑了华新环保的业绩,但另一方面基金补贴审核流程较长,也为该公司带来大额应收款项,导致该公司营运资金相对紧张。

  报告期内,华新环保的应收账款持续增长,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2.83亿元、2.7亿元、4.37亿元和5.02亿元,占同期公司总营收的67.7%、47.2%、78.2%和126.1%,占同期公司总资产的37.79%、41.47%、41.75%和44.69%。其中,应收财政部废弃电子产品拆解补贴款账面价值分别为2.8亿元、3.47亿元、4.26亿元和4.81亿元,占应收账款的99.16%、93.79%、97.48%和95.78%。

  华新环保表示,受基金补贴审核流程较长、基金收支不平衡等因素的影响,公司取得基金补贴的时间通常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在基金补贴款未发放之前,公司将存在大额应收款项,公司营运资金相对紧张,财务成本相应增加。

  此外,雪上加霜的是,2021年3月,财政部等四部委联合发布通知,大幅下调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补贴标准。

  根据最新标准,从2021年4月1日起,房间空调器、电冰箱、微型计算机的补贴标准分别从原来的130元/台、80元/台、70元/台分别下降至100元/台、55元/台、45元/台,其他电子废弃物的补贴标准也相应降低。

  关于基金补贴的问题,监管层也对华新环保提出多轮问询:1、结合《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处理情况审核工作指南(2019 年版)》与原规定差异情况,补充披露上述规定实施后对公司申领相关补贴基金的具体影响,是否存在新规实施后无法申领相关基金或申领比例大幅下降的情形。

  2、列表披露各次补贴申报时间、主管部门审核时间、审核流程、审核内容、审核标准、补贴比例、补贴发放时间等信息,主管部门认定相关拆解不符合规范的情况,发行人在自查过程中未予扣减的具体原因,是否存在刻意隐瞒,是否可能被相关部门给予行政处罚或监管措施。

  3、结合2021年第二季度废弃电器电子产品采购单价、采购量、采购金额、相关业务收入同比及环比变动情况,量化分析基金补贴标准下降可能对未来经营 业绩产生的不利影响及经营风险。

  华新环保表示,基金补贴作为公司营业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基金补贴标准的下降,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个体供应商占比高 与发行人关系被质疑

  招股书显示,华新环保主要业务为电子废弃物拆解、报废机动车拆解、废旧电子设备回收再利用和危险废物处置。报告期内,该公司的电子废弃物拆解收入各期占比均超过50%,为华新环保营业收入的主要构成部分。

  报告期内,华新环保向个人供应商采购金额占比为95.37%-98.57%,前五大供应商全部为个人,且存在未取得个人供应商采购发票、自开发票、报销税金等情况。

  交易所要求华新环保结合个人供应商从事相关业务的规模、时间等说明个人供应商未成立公司的原因。从华新环保的回复材料来看,主要有两点:一是成立公司会增加个人供应商的税收成本。二是从事废旧家电回收业务不需要相关资质,故个人供应商不愿意成立公司。

  华新环保在申报材料中,标注“连海霞和栗现军合并计入连海霞,杜爱芳、崔占强、崔占平和崔占江合并计入杜爱芳”。

  根据华新环保在申报材料中披露的前述个人基本情况,连海霞等2人的回收仓库位于山西省大同市,2014年起与栗现军合作,2018年起与连海霞开始合作。杜爱芳等4人的回收仓库也位于山西省大同市,也是2014年开展合作。

  据了解,这两家个体工商户分别为大同市南郊区海霞废品回收中心、大同市云冈区杜爱芳废品回收中心。上述两家回收中心均设立于2015年1月6日,均位于大同市口泉乡回去村。

  业内分析人士依据该两家废品回收中心的工商、年报等公开信息,深入调查后,发现其颇似华新环保前五大个人供应商中,连海霞、杜爱芳两位供应商设立的个体工商户。此外,尽管上述两家废品回收中心同村,华新环保向连海霞、杜爱芳采购的“四机一脑”单价却明显存在差异。

  自2019年以来,华新环保向连海霞、杜爱芳采购金额均在千万元规模以上。交易所问询华新环保,相关个人供应商与发行人及其关联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关系、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情况,以及是否存在为发行人代垫费用、代为承担成本或转移定价等利益输送情形。

  对于以上问题,《电鳗快报》向华新环保发去了求证函,但截止发稿前未收到该公司的回复。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