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鹏控股业绩爆雷:保营收埋恶果

时间:2022-2-16 作者:admin

  为了稳住收入增长,东鹏控股(行情003012,诊股)发力以房企为主的工程客户,而最终业绩爆雷正是源于房企客户。

  房企债务危机导致的上下游产业链业绩爆雷还在持续,东鹏控股(003012.SZ)就是新加入的一员。公司日前发布业绩公告,预计2021年净利润下降95%上下,导致公司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计提房企坏账。公司仅对一家房企的应收款项等合计就接近8亿元,出现流动性问题的房企绝不止一家,东鹏控股对其他房企是否也足额计提了呢?

  东鹏控股已经陷入两难:公司经销商数量仍在增加但贡献的收入在持续下降;以房企为主的工程客户收入不断增长但却成为导致东鹏控股业绩爆雷的原因之一。

  实际上,2021年之前,如何增利已经成为东鹏控股的经营痛点之一,多年来公司净利润没有明显增长,增收不增利已是常态。

  业绩爆雷早有预兆

  东鹏控股日前发布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3400万元-5100万元,同比下降94%-96%;扣非净利润将亏损8000万元-1.2亿元。

  2021年前三季度,东鹏控股的归母净利润为3.91亿元,也就是说四季度东鹏控股亏损3.5亿元左右。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92亿元,全年扣非后大幅亏损,即四季度扣非后亏损4亿元左右。

  2021年三季度,东鹏控股净利润已经开始出现问题,其归母净利润仅353万元,而上半年为3.87亿元,而三季度的营业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已经开始出现千万元以上的亏损。

  东鹏控股在2021年第三季度业绩开始变坏的原因是公司计提坏账损失,彼时公司对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和其他应收款合计计提坏账准备2.28亿元,其中主要地产客户的坏账是直接原因。

  三季报中东鹏控股表示,因上述房企商票逾期未能兑付,公司增加信用减值1.82亿元,大部分坏账损失都由这一家房企所致。东鹏控股还在公告中披露,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来自该房企的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和其他应收款合计为7.92亿元,其中的2.84亿元应收款已经逾期,逾期商业票据中的1.44亿元达成初步抵房解决方案。

  在业绩预告中,东鹏控股表示盈利下降是对房企计提减值等原因所致。截至2021年年末,公司来自该房地产行业客户的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和其他应收款合计为7.98亿元,较三季度末小幅增加。

  东鹏控股两份招股书显示,2018年之前,公司直销客户包括装修公司和万科等房企,2018年恒大系首次成为直销前五大客户,以1.07亿元成为第二大客户,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以2.01亿元以及8550万元连续成为第一大客户。

  但这并不是全部。在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另有其他恒大系公司进入东鹏控股直销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合并计算后,2018-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东鹏控股来自这同一家客户的收入为1.47亿元、2.43亿元以及1.28亿元。

  东鹏控股直销客户的增长或许也是无奈之举。即使经销商队伍还在扩大,公司主要收入来源的经销收入还是不断下降。为了适应需求并保持收入增长,公司开辟工程客户。除了上述房企外,其他出现流动性紧张的房企如金科、荣盛等也都是东鹏控股的主要客户。

  发力直销保增长

  在2017年营收实现两位数增长后,东鹏控股的营收就再也没有过高光时刻。2018-2020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66.19亿元、67.52亿元和71.5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0.19%、2%和6.02%。根据业绩公告,公司预计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75.16亿元-85.9亿元,同比增长5%-20%,收入时隔三年有望再次实现两位数增长。

  经销收入的持续下滑是东鹏控股收入不振的主要原因。上市后的财报中东鹏控股没有披露经销收入和直销收入的占比,根据东鹏控股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公司来自经销渠道的营收分别为47.87亿元、43.55亿元、40亿元及15.16亿元,占比分别为72.18%、65.79%、59.24%及58.15%。

  不难发现,东鹏控股来自经销渠道的营收在明显减少,这还是在经销商门店不断增加之上的结果。2017-2020年,公司经销商门店数量分别为6292家、6596家、6627家和6710家,经销商门店并没有停止增长,但这并没有扭转经销商收入的下滑局面。

  来自经销商的收入在明显减少,直销营收在快速增长。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东鹏控股直销营收分别为18.45亿元、22.65亿元、27.52亿元以及10.91亿元,直销占营收的比重从2017年的27.82%提升至2019年的40.76%,营收增长了近10亿元。

  以工程为代表的直销业务的主要客户为知名房企和装修装饰公司等,东鹏控股称这也与行业变化有关。随着家居整装和精装修房占比提升,公司也重点开发相关客户,因此工程客户收入有了较大提升。

  经销商客户最终面向终端消费者即to C,直销客户以企业为主即to B,这就难以控制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等的增长,东鹏控股也明确表示应收账款主要来自直销业务。从东鹏控股直销前五大客户的变化也可以看出,在发力工程等客户后,公司来自激进房企的收入越来越多。

  在直销前五客户中,除了前述提及出现流动性紧张的房企外,其他诸如金科等也都赫然在列,这些房企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流动性紧张。除了这些显性的房企客户外,其他更多的客户是市场难以看见的,东鹏控股还有多少应收类款项与这些陷入流动性紧张的房企有关,投资者不得而知。

  在建筑陶瓷和洁具上,东鹏控股在国内有诸多竞争对手,且不少竞争对手早已经上市。同行业绩出现重大变化也都需要提前预告,但截至目前,大多数竞争对手都没有像东鹏控股这样爆雷的业绩预告出炉。作为行业龙头的东鹏控股独独出现逾90%的业绩下滑,是天灾还是人祸?

  增收难增利

  近几年来,东鹏控股营收增长乏力,净利润表现同样如此。2018-2020年,公司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7.94亿元、7.94亿元和8.5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了-19.82%、0.09%和7.24%。2021年业绩爆雷使公司的净利润跌至谷底。

  早在2016年,东鹏控股的归母净利润就已经接近8亿元,达到7.67亿元;2017年增长至9.9亿元,之后净利润快速回落,基本在8亿元上下徘徊,而公司的营收已经从2016年的50亿元出头增长至超过70亿元。

  增收难增利与东鹏控股下降的毛利率有直接关系。2017年之前,东鹏控股的整体毛利率基本在37%以上,2018年和2019年下降至35%上下,2020年进一步下降至略超32%,2021年前三季度已经降至30%以下的28.92%。在2021年业绩预告中,东鹏控股表示成本上升也是利润下滑的原因之一。

  东鹏控股产品以瓷砖和洁具为主,其中瓷砖收入占比超过80%。瓷砖又分为有釉砖和无釉砖,前者基本占到了东鹏控股半数以上的收入,2019年和2020年占比已经接近60%和70%。

  根据招股书,2017-2019年,东鹏控股有釉砖每平米的自产成本分别为30.46元、28.26元和28.92元,2020年上半年成本为29.32元,外协价格基本变化不大。生产成本稳中有降,销售价格下降明显。

  东鹏控股的有釉砖主要包括抛釉砖、仿古砖和瓷片。抛釉砖每平方米的价格从2017年的54.29元下降至49.23元,瓷片从35.08元下降至2019年的33.29元。2020年上半年,公司有釉砖成本已经开始有所上涨,但抛釉砖每平米售价降至45.27元,瓷片降至31.04元,仅仿古砖价格能保持增长。

  主要产品生产成本在稳步下降,但产品以更明显的趋势下滑,毛利率自然不会有好的表现。2020年生产成本已经有上涨的苗头,产品售价继续探底,东鹏控股对下游客户的议价能力可见一斑。

  由于原材料等涨价,受影响的下游涨价在情理之中,东鹏控股做不到。2020年年报中,公司没有详细披露抛釉砖、仿古砖和瓷片等占比,仅公布瓷砖销量,2019-2020年,公司瓷砖每平米的售价为47.62元和44.62元,整体售价仍然呈现下降走势。

  受原材料影响而毛利率下降并不是东鹏控股个案存在,行业内的其他公司也有类似情况。但行业内的竞争对手要么2020年、要么2021年毛利率开始出现下降,东鹏控股自2018年起就开始有这样的趋势了,且无论是经销还是直销模式毛利率都在下降。

  截至发稿,东鹏控股没有回复《证券市场周刊》的采访。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